夏日的雨

夏日的雨

南方的四季不那么分明,每个季节都有长短不一的雨期,每个季节的雨都有不一样的温度、不一样的降临方式。一年四季中,夏天的雨是最多的,也是下得最猛烈的,它是大自然最能震撼人心的壮景之一,大多...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简妈姓简,名单,1925年生,今年97岁,原新四军五师战士,是我市尚健在的几个老革命之一。简妈原在我老家工作,她家老三老四都是我的发小同学。三年前,我打听到简妈在仙桃的大致方位后前去找...

故乡螺肉鲜香

故乡螺肉鲜香

回到故乡,转眼又是最美四月天。同学相约,周末小聚,河畔煮酒。于是,我撑着那把油纸伞,来到绿林掩映的耶溪河畔,走进竹林深处的“山水人家”。同学未至,择一包间,临河而坐。一碟韭菜炒螺肉,一...

为我提灯的人

为我提灯的人

为我提灯的那个人 走了 去了山的那边 坐在门前收集黄昏 经常听到 山坳上传来烟杆 敲打夕阳的声...

“四季红”,不一样的火红

“四季红”,不一样的火红

夏天正是瓜果飘香的季节。一个晴天的下午,我和几个好友相约到岑溪市归义镇大寨村的火龙果种植基地赏花品果。 走进火龙果种植基地,只见一排排整齐的支架上,三棱箭状的茎干相互...

村庄记 (组诗)

村庄记 (组诗)

立轴的苏北 风,翻阅着苏北的画卷 油菜花是原生态的舞蹈者,看,欢快的海洋 百鸟向着蔚蓝啼叫 抒情的白云,擦亮更蓝...

裹着泥土的玫瑰花

裹着泥土的玫瑰花

“我们所能带走的、留下的,除了爱之外,还有什么呢?”作家三毛在《我的宝贝》一书里这样反问道。是啊,爱在我们的生命里弥足珍贵。 我第一次收到的玫瑰花,是丈夫雄哥邮寄给我...

童年好似一碗糖水

童年好似一碗糖水

我又想起了那个炎炎夏日的午后,我和哥哥两个人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沿着一条笔直的柏油公路前进。柏油公路两旁是连绵起伏的山岭,青葱翠绿的植被像毯子一样盖在一座又一座小山包上,太阳像一个烧红的锅炉散发着酷热难耐的热量,只...

黑云哭了

黑云哭了

白云打了黑云然后一溜烟地跑了黑云委屈地哭泣起来于是,天空下雨了...

徜徉在恐龙散步过的地方

徜徉在恐龙散步过的地方

江山半岛就像大陆延伸到浅海里的一只脚。一旦驻足,从此不再移步,就像一个坚贞而执着的守望者,一个时光的守望者。 江山半岛的存在距今十万年,百万年或千万年?都不然。它古老...

猜你喜欢

热门文章